輸入産品名稱直接搜索
777先锋咪咪网
作者 | 拇指医药 编辑 | 杨颢 “我一直每天带着手环,11月11日这一天,监测数据显示全天压力红标。整个白天11个小时持续处于高压状态。” 吉林省社会医疗保险管理局副局长刘宏亮说的不是双11抢红包,而是自己参加医保价格谈判第一天时的感受。 在今年8月20日的媒体吹风会上,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曾介绍,此次纳入医保价格谈判范围的共有128个品种。结果显示最终谈成70个,成功率为54.7%,直观的证明了价格谈判殊为不易。 据央视独家披露,国家医保局初步测算,按照这70个药品2018年在各地的招采价计算,这些药品2020年总销售额将达到285亿元,而谈判过后,实际支付的总费用降至99亿元。 “4太多”是谈判技巧 11月13日,价格谈判的最后一天,国家医保局门口依然是严阵以待,防止任何可能的消息泄露,安保严格程度甚至超过了个别重大事件。 随后,卫材方面对界面新闻确认,公司产品乐卫玛(仑伐替尼)在近日的医保谈判中未能通过谈判进入国家医保目录。 肝癌是我国仅次于肺癌的高发肿瘤,“乐卫玛”又是目前国内唯一的肝癌一线用药,但因为价格没有低到医保局设定的底线,只能遗憾出局。 医保谈判组专家、福建省药械联合采购中心负责人林崧在11月28日的国家医保局新闻发布会上详细介绍了谈判的方式:“国家医保局先确定医保支付的预期价,由企业报价两次,两次报价均超出预期价15%的将出局。” 连1%的利润都“锱铢必较”,这正是此次价格谈判最辛苦的地方。据参与谈判的药企人士表示,谈判现场全程录音录像,全程实施封闭式管理模式,林崧说,这样做为的就是对谈判底价的绝对保密。 面对这样的低价,有遗憾离场的,也有积极进场的。为患者提供价值的同时实现自身价值,成为入围者共同的想法。 诺华的骨髓纤维化药物磷酸芦可替尼曾参与了2018年价格谈判,并成为唯一没能谈成的品种。11月28日的发布会现场,诺华肿瘤(中国)市场准入部负责人邓阅昕表示:“在与总部多轮深入沟通后,诺华对芦可替尼在中国市场的策略作了实质性调整,在今年谈判中给出了非常有诚意的全球最低价。” 因为价格高,修美乐此前在中国患者中的使用率不到1%,进入医保后,患者可能花上不到原价5%的钱,就能用上修美乐。 刘宏亮也介绍说,在他谈判的企业中,有的在谈判现场就做出市场策略调整,甚至进行企业根本性战略调整,为的就是降低药品成本,让利社会。 从这个意义上说,医保价格谈判工作是民生的重要一环,为创新药企提供市场空间的同时,也为人民群众的治疗需求提供了更多廉价高效的选择,是多赢的好事。 药企的医保生意经 医保的“带货”效应十分明显。2019年5月,中金公司根据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提供的PDB药物综合数据库数据,统计了美罗华、赫赛汀、安维汀和诺和力四个明星单品的销售情况,它们都是在2017年度纳入医保价格谈判体系的。数据显示,虽然四种药物进医保后降价幅度分别为29%、65%、62%和43%,但是因为销量的增长,四个品种2018年实际销售金额同比增幅分别为13%、48%、74%和120%。 另外,与医保部门建立起良性互动,也有利于企业获得医药相关主管部门的认可。2015年以来,中国医药行业的市场准入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创新药的审批、医保准入周期大大的缩短。准入政策的改善,意味着有创新实力的企业能够凭借自己能力,更快、更能预期的实现投入回报。“带量”可能不仅带了一个药物品种,而是后续的一批药,众多精明的药企不会不算这样一笔账。 根据国家医保局的通告,本次纳入医保的协议有效期截至2021年12月31日。也就是说,谈判结果在2年之内有效。按照熊先军的表述,未来可能的增补应当有望在2年之内进行,届时众多暂时观望的企业,将有机会再次选择。
亚洲欧美成人伦理在线
姐姐我要爰
焊管設備(點擊看大圖)

© 河北省高新技術企業,優秀的成套焊管生産線制造商   石家莊鐵能機電設備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[冀ICP備12001070號]

技術支持:中世互聯
网站地图